君唯璟

第三天

#已经开始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感觉到最后都是BUG
#内有血腥描写,可能造成不适,请谨慎阅读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

这里的人真的都很不错呢……

搬过来已经有段时间了,理所当然的认识了邻居虎彻一家,毕竟经常可以听到兄弟中排名第二的蜂须贺大喊“赝品——”之类的,毕竟在叛逆期得知,一直敬仰的大哥是收养的孩子,甚至于没有家族继承权。会如此也是别扭的可爱了……

整理好衣装,收拾健身用的衣物护具和洗漱用品,听到敲门声把装到一半的包暂且放下,转身到门口开门。

“哟,烛台切,收拾好了吗?”来的自然是约自己同行去健身房的长曾祢虎彻,他穿着便服,单间背着一个黑色被装的鼓鼓囊囊的登山包。

“还没有,稍等一下——不介意的话可以进来坐坐?”侧开挡住门口的身子,向屋内伸出手请人进屋。
对方也不客气,脱了脚上的人字拖就抬步进屋,看着他完全进入客厅,推手关上大门。
“你这里布置的可真不错啊……”长曾祢来回打量着自己用心打点的房间。
“啊,这种风格很让人安心不是吗?你可以喜欢真是太好了呢。”无论如何,被夸奖总是让人开心的,要帅气的回应才好。说话间给人倒杯水,继续整理自己的健身包。
“我家就不行了,被蜂须贺那个臭小子搞得金灿灿的,还说什么‘赝品不要动我的东西,那是表示我真品身份的’真是,明明小时候还学着我穿衣服呢,那时候无论如何都要和我穿同样的衣服啊……”明明是表现得愤恨的喝了口水,还把自己精心挑选的杯子砸在茶几上,说到最后却露出了很幸福的样子呢,长曾祢先生。
“口中抱怨着,明明为自己的弟弟而自豪着呢吧?好了,收拾完毕,那么一起帅气的出发吧!以及……”去厨房拿出一个巨大的便当盒“之前说好的,带我熟悉这里的谢礼哦,保证会很美味的。”看着人吃惊到头顶冒汗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
“两位弟弟的份也有备好哦,万事都要做好完全的准备呢”意有所指的用下巴点点人背包的方向,对他眨眨眼。

“那还真是多谢了,那个健身房的教练很不错呢,我们都经常去那里……”一路聊着到达了目的地——村正健身。
…………
——还真是,热情的……教练呢?
眼前插着腰大喊“脱吧——”的人是我的教练,千子村正。

是一个无论是脱衣速度,还是追人都很快的人,还好,还好另一位教练——蜻蜓切先生帮忙拦下了他,不然当众被扒光似乎是一个不妙的体验。

终于在指导下开始了健身,千子先生安排了适合健身菜单后,领着来到了健身室,打开门就感受到了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伴随着喘息声,和……“咔咔咔!”
嗯?难道是“山伏先生?”试探着叫了那位似乎是因为健身太热烈而把毛巾裹在头上的人。

“哦——!烛台切!”随着沉重的脚步声,来到身前,散发着高热量的人果然是之前旅游途中偶遇的山伏国广,是一位很不错的登山好友,他的弟弟们山姥切国广和堀川国广也都有着和外表不同的可靠,被困在山林里时,有他们作伴很开心,很可惜山姥切死在了那片山林,眼睁睁看着他被熊拆的七零八落……
压下开始躁动的胃,笑着与眼前的人叙了叙旧,认识了一下另一位脸上有着刀疤,唤为“同田贯”的人。

健身途中为了保持效果,说的话不多,最爱说话的山伏似乎沉浸在“修行”之中——有些拼命的感觉啊……果然,在怀着“如果可以斗得过熊,自己的兄弟就不会出事了。”这种想法吧?很遗憾,如果不是山姥切的死亡……可能就是我们死掉了——因为失去警惕,被其他猛兽吞噬。

对着感受到自己视线,回头看向自己的人笑了笑“午饭时间到了,要一起吃饭吗?”

叫上另一个健身室里的虎彻兄弟们六个人在一起愉快的吃了午饭,啊啊,果然还是这种热闹才会让人感到开心和,一点点的安心……

总结来讲,很不错的一天。

似乎是一个欠扁的审神者(算是基础信息?)

婶人设

黑泽阵

13
人类
176cm
65kg

兴趣多而广似乎什么都试过,然而博学不精(什么似乎都知道一点,要是深入讨论就挺尸),当了审神者以来一直都很不认真对待,连日课也不常做(因此本丸偏日常),嗜睡,怠惰,讨厌麻烦的东西,不太喜欢陈旧的事物,或者重复的一成不变的事物,既不氪金也不肝

兴致来了会锻刀推图,运气很偏,400永远是小狐丸,推图时如果有新的刀剑会很开心,讨厌掉沟的原因是不想总看一个地方的风景
近侍偏爱动物组,不过因为是西装控所以由烛台切担任近侍较多

似乎还是黑色控,衣服帽子都是黑的,平时穿高领或者连帽衣偶尔会配马甲首饰,讨厌脸上被罩着东西所以不带这一类东西,必要时会戴黑口罩
铂金色的头发,因为不常剪而到脖颈剪的时候会剪的很多,波斯猫一样的眼睛

喜欢对方说话简单直白,容易理解——甚至是因为不喜欢而骂他,只要可以让他不用想就明白,很喜欢(听起来像个M)
相反,他却喜欢看人因为自己而团团转的样子(不喜欢麻烦却喜欢制造麻烦,是个很恶劣的人呢)

十分懒的一个人,懒到除了每天都要坚持的锻炼以外甚至是靠其他人(近侍)移动/划重点,非常懒非常懒,除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都不会亲自动手的

13岁是个没有意识到要负责任的年龄(今天也宅并中二着呢,有点闷骚?毒舌MAX)不过战斗力很高,基本是一个可以随便拔一把刀一个人推图的人(有自己的刀,长1.6的唐刀),似乎是最近显露出来是某个组织的上层?

在担任审神者前辍学(原因是嫌弃学校生活千篇一律,并且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此似乎还与家中长辈闹了矛盾,不喜欢谈论家中的一切,甚至会因此发火。平时是个还算温柔的人,很有耐心,不算乐于助人,不过对亲近的人很好,依赖性很高,也可以随时抽离感情,总是在不安什么事情

(ps.有轻微的心理问题,因此会突然暴躁——像变了个人)

第二天

#算是九级的贺文
#杀人魔pa
#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内容,请谨慎阅读

打个呵欠从床上爬起来,进入浴室对着洗漱台的镜子摘下眼罩,露出遍布着灼烧过后的可怖疤痕的右脸,若无其事的开始洗脸,拿起毛巾把脸擦干带上换洗的眼罩,把刚刚摘下的眼罩在池子里洗好晾在毛巾旁。

啊,已经这么晚了啊,看样子今天是无法晨跑了……是之前太累了吗?真是好好的睡了一觉呢。

“唔……”抻着懒腰走到厨房,抬手给自己围上有些过于可爱的粉红围裙,打开冰箱拿出食材开始为自己准备美味的料理。

可惜,在之前收养者的家里学来的料理已经没有熟悉的人品尝了……记得最先离开伊达家的是那个和自己关系很好对羽毛有些执着的小孩子,他的眉毛让人感觉很有精神呢,可惜,再也看不到了啊。
毕竟那张脸在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已经,遍布蛆虫了。
……想要凑近确认,也最终是被警察拦在警戒线外。

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反胃,跑到厕所讲口中的肉吐在刚刷的洁白的马桶里,嘴中散发着淡淡肉腥味,胃袋中翻江倒海,伸手探入自己的喉咙抠挖,终于把胃清空。
用薄荷水漱口,把嘴里的胃酸随着清凉的薄荷水一起吐掉,握着水杯站在水池前良久,开始收拾冰箱,把储存起来的肉全部拿出,趁着还没有化开,拎着肉到附近流浪猫狗的聚集地。
虽然这次的储备不合自己的胃口,不过,也不可以随意的就将至浪费掉啊……

弯腰,把袋子中的肉一块块排开摆在地上,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下肉逐渐化开,血水滴在地上在肉下方形成一小圈潮湿的深色痕迹,浓郁的血腥气引来了怀有野性的“小动物”们,他们试探的靠近,最终在自己的脚边啃咬着已经变软的肉。

“你,你也喜欢小动物吗?”身后站了许久的人终于开口说话,转身笑着对人点点头。
“还好,只是廉价的肉食而已,给这些小家伙长长劲也好”低头看着凑过来有些胆怯的小孩子。
蹲下与奶白色头发的小孩聊了会儿天,一起看着小动物狼吞虎咽的吃掉肉食。
太阳已经到达头顶,起身拍拍裤子告别,得知了对方的名字——五虎退,是这附近的一个“大家族”的孩子,家里很多兄弟姐妹,年长的只有一位兄长并无父母和其他亲族,从对方无意间透露出的消息来讲,大约是有一个失踪多年的小叔叔特征是黑口罩不愿意讲话,以及……腹语,每一条都对上了,那么就是
「可怜的孩子,大概是不知道小叔叔已经死亡了吧」

“退——一期哥叫你回家啦!”听着活泼雀跃的叫唤声有些恍惚【小光!政宗先生叫你吃饭咯——】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位五虎退的兄弟。

在看到那孩子的脸时愣住了,这不是昨天在超市看见的那位“少女”吗?声音的确是男孩子没错……很有欺骗性的长相呢,很漂亮的孩子。对着好奇看向自己的人笑了笑,再次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刚刚,忍不住想起来了好久之前在伊达家里时的感觉……啊,第一个离开的是小贞,然后就是我吧?也不知道小伽罗那时过的怎么样。德川家的那场大火毁掉了很多,包括…………
抬起手摸摸右眼眼罩,突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好笑。
——这样纠结于过去可不是帅气的行为啊

穿过一条街打算去河岸边逛逛,挡在眼前的却是熟悉的黄色警戒线,听着耳边的警笛叹口气,笑着询问一旁的女士,得到了「杀人魔昨天在河边杀人了」的回答。

“啊,会的,会注意安全的”与人寒暄了几句离开了被封锁的河岸。

不得不提一句,那位蓝发的警官眼睛真的很漂亮,蓝眸中的那道明黄,让他的眼睛都好像有月亮一般的——让人想到了宁静的夜空。想必就是『三条警视厅』的『三日月警官』了,如传闻一样,的的确确是个美人呢,围在那里的大部分都是为了他吧?

这里遇到的人都很有趣呢,搬回到这座城市真是太好了。

第一天

#杀人魔pa
#推理题
出现的角色里到底谁是杀人魔?

——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只要可以享受这片刻的欢愉,就一切都无所谓了
                                                       杀人魔

最近,杀人魔的留言愈演愈盛呢……明明都这么多年了的,从自己还没出生就流传在这座城市里的都市传闻——虽然出现过几次死人,不过那只是伪装成“杀人魔”犯案的普通杀人案件而已……
所以,那些凶手是替罪羊这种说法到底是谁传出来的啊,不要都推给杀人魔好不好,明明不过是大人为了告诉小孩子注意安全编造出的故事人物。

听着耳边窸窸窣窣的讨论声讨论着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又一次发生了命案与杀人魔的关系,拎着刚称量好的新鲜蔬菜,从货架上取下还戴着塑料壳的厨刀走向收款台。

“哦,先生你听说过这个城市的杀人魔的传闻吗?”因为买的东西很多,刷着条形码的收款员开始喋喋不休“他杀过的人都是破烂不堪,缺胳膊少腿的,最严重的似乎是只剩下白骨和被发现时已经半腐烂还爬着蛆虫的脸皮!”似乎是为了惊吓,白发的收款员突然抬头靠近自己的脸提高了音量,把百货超市里不算少的人视线都集中了过来。

有些尴尬的对看过来的人们抱歉的笑了笑,无意间注意到一位完全不注意“杀人魔”这个火热话题的女孩……是女孩吧?金色的长发碧蓝的眼睛精致的像娃娃一般的面容,是一位活泼可爱的少女呢。
——果然还是有不信这种故事的人嘛!

回过头无奈的看着头戴收款员红帽子的人
“请问可以帮我结款了吗?因为这种事情而被关注,完全帅气不起来的”看着人因为帽檐遮挡而在阴影下的眼睛感觉被盯得有些不自在
“请问有哪里不对吗?”对方的笑容似乎也变得有些怪异,是自己想多了吧?对方只是一个收款员而已……怎么可能是,杀人魔呢?

“你不知道吧?最近死掉的那个人被推测是用厨刀截肢杀死的哦……刚好就是你手里这款呢”面前的笑容明明没有丝毫变化,却越发的诡异起来,努力维持着已经不帅气的笑容僵硬的咽了口吐沫。

“您想说什么呢?那里离这很远,怎么也不可能会在这里见到杀人魔的吧?”努力的辩驳着,对面的人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是不是一个不错的惊吓?总共是六千四百三十二元,多谢惠顾咯,这位帅气的小哥——”茫然的看着白发红帽人开朗的笑脸,把卡塞到对方举到自己面前的手里。

松了口气

“……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不应该握手吗?”对方笑的有些无奈,刷了卡把密码机放在自己面前。

按动着密码感觉自己将回一军“可是您说的是收款啊,又不是自我介绍”接过签字笔在人递过来的收据上签名“不过要是想认识一下的话,还是做一个帅气的自我介绍比较好哦,你这样会交不到朋友的”把自己的东西装进购物袋。
“哦哦好吧,我是鹤丸国永,要在这里打工一段不短的时间,毕竟很喜欢这个工作服啊,很配我对吧?小哥你看起来是住在附近的,以后就多关照啦”见他指了指自己的红帽子,想起来人姓氏中的鹤字,忍不住扬起嘴角
“的确是很配呢……我是烛台切光忠,刚搬来这座城市不久,以后请多指教了”摆摆手离开超市

回到家把刚买的东西整理好,带着蔬菜打开冰箱拿出一块上好的肉排为自己煎了一份牛扒,又做了些辅食开始了自己安闲的晚餐。

今天,认识了有趣的人呢,希望明天也可以多认识一些周围的人啊。

我知道,我……呃,总之
祝贺我皮九级,杀人魔pa
就是这样
说是悬疑推理,其实很一目了然的杀人魔
我的脑回路大概不正常
可能会引起不适,请谨慎阅读

双燭的圣诞贺文

#双燭,黑燭视角
#就是凑个热闹
#我流
#他真可爱

走在人群中,不由得困惑〔为什么都戴着红帽子?〕
——被小红帽淹没不知所措.jpg
……虽然大部分是红色的,不过还好有其他颜色的帽子,比如……绿色?还有闪着光的彩色帽子
看样子是什么节日,踏步走入万屋,看到了门口的牌子「圣诞节大放送!」「买个平安果,平平安安出阵归」「……」…………

——圣诞节啊,给白刃买点什么呢?
突然瞥到挂满红帽的售货柜,抬步走过去,来回看看最后还是拿起质量好的最普通款式,然后绕步去买了彩纸彩带和苹果

付了款,回到本丸坐在部屋之中,认真的把洗好的苹果用彩纸包好,用彩带在上面打一个漂亮有些繁复的花结,然后把它藏到已经用金线在白色的绒边上纹好烛台切刀纹的帽子里

……悄悄的从背后把帽子扣在人头上
——平安夜快乐啊,白刃噗
说着在对方无奈却饱含宠溺的目光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没有,只是想到了那时候……你一直不答应我,结果到最后反而是直接订婚哈哈哈哈

对方的回答是笑着拍拍肩……哦,我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打击值
我喜欢以这种方式给予你惊喜,这样你就不会因为厌倦而想要离开了吧?勾起唇角微微眯眼,看着对方因为沉重而摘下帽子发现里面并不丰富的小惊喜而开心

——嗯,那么我的惊喜呢?……呀咧呀咧,看样子我可以自己取了对吧?



给, @abyss of moka 图片的回礼哦【明信片请务必帮我留着】

嘛,不要脸的来发个梗
【注,和七日之都无关】

ojbk

巳の道:

虽说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但是我还是要在这边表达一下我的激动的心情!!!巳月传(漫画711话)决定动画化了!!!(激动到飙泪)期待log啊啊啊啊啊!12月27日开播!!!蛇妈的丸子头造型好棒啊(话说回来真的很平呢(咳咳))巳月从漫画的攻气满满变得软萌软萌的!!!超想抱住蹭蹭嗷嗷!(打滚)

嘛……加油?〔为自己鼓劲〕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思考了一下还是凑嫑脸的发上来了
烛压切警匪设定,两人初期从警校毕业的时候
(画风一直在变的我简直了)最后那个是写作业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摸的一只黑烛,边玩手机边写作业还是有风险的(눈_눈)画完发现那张作业纸是要交的ORZ
叨叨絮絮这么多,其实就是刷一下存在感,不不不,别打我,嗷(抱头蹲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