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唯璟

图一画大我就控制不了画风了,虽然本来画的就丑…………【突然消沉】我连咪酱百分之一的帅气都画不出来

呃……黑道设定——本来打算一起摸一张hsb的……画风出了点问题,会重新画

意……意识流的配图,意思意思看一下就好【捂脸】

金红异瞳的烛台切的故事


#OOC致歉#

【被召唤出来了】认识到这一点的烛台切光忠刚刚张开嘴巴,喉结滚动,喉间即将吐出什么,却感觉自己有什么在迅速消失,力量被抽走,眼前的奇怪符文也因此而渐渐模糊,最后也不知道是倒下了还是被人扶住了
…………
【我是“烛台切光忠”,我不是烛台切光忠】清清楚楚的明白这一点,“烛台切光忠”站在水池边,摘下了眼罩,露出了没有疤痕,没有“过去”的“烛台切光忠”的脸,挣开右眼,和左眼的金色茫然无知完全不同的——毫无光彩的,木然无神的红色映照在水中
脑中不断回音“又是一振失败品”——来自审神者的冷漠无所谓,在看到自己的右眼那一瞬间的失望
【我是……应该被销毁的不应存在之物】根据时之政府给予的知识中明白了烛台切光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虽然眼罩下的样子依旧成谜),而红眼表示了应该被消灭的暗堕刀
“烛台切光忠”想,我只需要等待审神者大人将我扔入刀解池,或者随意的交给哪一振刀来碎刀,做为经验而拥有所谓的价值
右眼并非不能视物,只是总感觉隔了些什么有种朦胧不清的感觉【不只是这样,不应该仅仅只是这样】
这种感觉在被审神者命令进入刀解池的时候愈发的使“烛台切光忠”躁动不安在即将迈入刀解池的时候,看见了里面无数的烛台切光忠的“残骸”(但其实刀解池会将刀剑分解的什么都不剩),感受到了,来自无数烛台切光忠的痛苦
【审神者大人在针对烛台切光忠】“烛台切光忠”这样感受到了
【身体不是自己的了】看着脖颈在自己左手里,脸上却充满了激动的神色的审神者“烛台切光忠”站在了门口——离刀解池有一段让审神者会很安全不会被临死的刀剑反噬的“安全距离”的门口,看着审神者眼中倒映着的异色眼眸,感受到了模糊视线的眼眸变为了左眼
【原来是这样啊】——这振烛台切光忠是属于两个人的
——————————————————————————TBC————————————————————————————————
关于为什么“烛台切光忠”会知道——【审神者在针对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是这么想的〔其他的刀剑都无比正常(连比召唤自己还要费力的其他稀有的太刀,大太刀等等),问题不是审神者的能力问题,而是其他方面〕

金红异瞳的烛台切的故事

#ooc致歉#

在刚开始(或许算是入圈)在闪聊披皮时因为还不够了解这个人,这振刀,而我又太喜欢他了,所以,任性的加了私设(虽然一开始只是想把烛台切可爱的一面和帅气的一面分开放大)掩盖自己的不了解,十分不负责任的崩掉了自己的男神……【土下座】现在已经渐渐开始抛弃私设认真的上皮了(虽然还是没什么皮气【突然消沉】不过,在下还是会努力的)
再次致歉,以及感谢让我渐渐了解,拼凑出自己心中的“烛台切光忠”的太太们
还有感谢一下接纳了我的(某科学的不正常本丸)大家
不过,既然加入了这场戏,那么,怎么也要把我这振不完全的“烛台切光忠”的过去展现给大家,也算是我对于烛台切光忠的答案,给予他真正的存在而不是不负责任的将之丢弃,感谢他陪伴我的过去的一个月【鞠躬】
(PS我是一个意识流……没有文笔可言QWQ如果,有不懂的地方请尽管问吧我是说,如果有人看的话)
(PSS这文其实后期有CP,咳,感谢另一振烛台切光忠把我掰回来了)

呃……摸鱼摸鱼,我也只会摸鱼了